全站搜索
文明校园创建
 
当前位置
新闻搜索
 
 
文章正文
十月华章,再忆山河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10-11 09:50:4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十月华章,再忆山河

 

胡杨文学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青春之中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70班  四十一

    此篇,上承于《中国之青春》,但就青春之中国而言。

    煌煌于阳,青春于光。吾辈之青春,华夏之煌煌。上下固乎苍茫,生命之于其,恰如莲华,易逝之霜。宇宙固此,吾之无可撼也。然青春之于吾辈,恰似朝阳之于久雾。光耀也,辉辉然也。

    君且见,其数载筚路茫茫,此者吾之先祖先 辈之不可没功也。但望后路,尘云漫漫,未曾可知。吾辈尚执赤旗,未可言何路为正,何尝知何方以行?孰知前路荆棘,而或晴空碧水?

    是矣。然吾辈之于中国,即中国现世之青春也。青春者,煌煌之日,尚有惧焉?常言有惧,莫不奇人之心也?惧也畏也退也,此可当吾之青春邪?此莫不吾之垂暮邪?是亦不足以弃之邪?吾之心当如剑,吾之行当随吾心,未曾惧前尘漫漫,未曾畏远路坎坷。

    长夜之灯,早已长燃,吾之景愿,即唤阳而出。吾辈当执赤旗,挺大无畏之态,但行无碍。遇水筑渡,遇山辟道,遇荆斩棘,遇雪踏银。前路,吾辈未尝可知。然,吾辈,但行无妨。前路光明,吾辈之功;前路昏昏,吾辈之勇;前路漫漫,吾辈之劳;前路堂堂,吾辈之幸!但天下之心,皆倾于吾辈,吾辈何当不以青春之血,倾于赤旗之下,抛于前路之际?

    故乎,吾辈当行何事?简而盖之,即明,思,行此三事也。明者,即明局势。风云涌,吾辈当具慧眼,明其暗流,晓其明洪。为此事,吾辈方可晓前尘漫漫,何处为路,何地为崖。思者,即思古今。以史为鉴,吾辈方可明了前方之路何长,何曲。晓其上,通其下,此番方可踏破万山。行者,即行无畏。离上离下,斩尽芜杂,此者吾辈所为之事。为此事,吾辈方可于前程造似锦峥嵘年华。

生之如莲华一梦,但纵,即逝。青春之于此梦,恰如一瞬。此一瞬之绽放,何尝不为永恒之煌煌?然吾辈之青春,何尝不为华夏之青春?此者,但华夏尚有一丝生气,吾辈之青春即随华夏而存!

吾之同辈者,但行,无妨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杂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四十一

    莲华一梦刹那时,朝辰无雾常永在。

    长夜燃灯明前路,清明挑烛望后来。

    茫茫前尘未可惧,煌煌华夏何曾改?

    吾辈但行且无妨,赤旗定卷天下白!

 

图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太阳照常升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75班 宁渊超

   血,从遍体鳞伤的身上渗出,流过无情的脚镣,滴在地上留下一条血路。延年就这么被反动军警推着一步步走向刑场。

    “共产党人是不怕牺牲的!”延年暗想,可一想到失败的大革命,一同被逮捕的赵世炎同志,延年不禁一阵心痛。六月,陈延年在上海被反动军警逮捕,随即便遭受了非人的待遇,但他没有向敌人吐露出一点机密,74日,延年被带到了刑场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刽子手居高临下地叫嚣着。“革命者光明磊落、视死如归,只有站着死,决不跪下!”陈延年高声回应。刽子手们举起刀,延年跃起,此时太阳还未升起……

     哗的一桶水浇到了赵一曼头上,因疼痛而昏迷的她再度醒了过来,腿上的伤让她痛不欲生,敌人又开始审讯了。

     这已经变成赵一曼的日常了,被俘后的每一天都是如此。日复一日敌人终于失去了耐心,他们明白了,审讯对共产党人起不到作用。失去了“价值”的她被绑在大车上押送到了刑场。赵一曼从未惧怕过死亡,除了对没能陪伴儿子的歉意和看不到新中国的遗憾。

在牺牲之前,面对敌人的屠刀,她高呼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”、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的口号。敌人的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她,此时的太阳还没有升起,天边只有一抹红晕……

   自八个月起宋振中就没有出过“白公馆”的大门,长久以来恶劣的环境让他发育不良,八九岁却只有四五岁孩子那么高,成了一个大头细身子、面黄肌瘦的孩子。狱中的同志们都怜爱地叫他小萝卜头。

   在狱中,小萝卜头的母亲告诉了他许多革命故事,黄显声将军教他知识,他还从黄将军那得到了一小截铅笔。他还担任了陈然“狱中挺进报”的传递员。这段日子虽苦,但充满了希望,他相信新中国就快要到来了,那时候爸爸妈妈和大家就都可以离开这里,他也可以亲自去看看黄爷爷告诉给他的祖国的大好河山……

    可他最终还是没能看到这一切。194996日,小萝卜头一家倒在了血泊里,倒在了黎明的前夕。太阳依然没有升起,天边却已红成一片……

    101日,我推开窗,看向太阳心中想着什么,却又不知道如何把它们拼成一句话,这时我听见了他们的声音。看呐!看呐!看呐!太阳升起来了!

 

National Day

牢记历史之鉴

图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抓住那个“墨索里尼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564班 郭振文

   19221028日,数万名身着黑衫的暴徒正分四路向罗马挺近。很快,一封“米兰墨索里尼阁下:国王陛下请求您立即前往罗马,并委任您组建内阁”的电报被刊登在《意大利人民报》上。

   此后的23年间,从华沙的城墙到莫斯科的郊外,从东三省的旷野到昆明的群山,一种主义所驱使的军队将统治世界的欲望宣泄在了千万名群众身上,利益之火燃遍了整个世界。

   你当然知道它,它是法西斯主义。而创造它的人,正是背叛了社会主义的贝尼托·墨索里尼。

   在墨索里尼人生的后三十年里,他是我们熟知的大独裁者,促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元凶之一。然而,在其人生的前三十年,却充斥着“左翼色彩”“社会主义”等名词。

   那时,他是《前进报》的总编辑,以炽热的革命情怀向意大利民众传播着思想。在意大利社会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他振臂高呼,粉碎了党内改良主义的右倾思想。列宁盛赞他:“意大利人民正在走向正确的道路。”他名字中的三位英雄也向他表达了赞许。

   当他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声望达到顶峰时,权力和欲望缠上了他。他今天高呼“人民万岁”,明天就联合政府将工人运动血腥镇压;他今日呐喊反战陈词,明日就在报纸上大肆宣扬战争之美。他与曾经唾骂过的敌人站在了一起,团结了所有可能的反动力量,真正建立起自己的法西斯帝国。

   时过境迁,法西斯主义所背负的条条血债仍镌刻在人民心中。而其背后,则是我们真正需要深思的。为什么墨索里尼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?

   19193月,意大利警方针对他写过一个分析报告,报告中认为他“极有野心,不满足于在社会中低人一等的地位,而且并不总是坚持自己的信念和理想”,在早年,墨索里尼的这份野心可以和革命事业相结合,便取得了一定成就。但当真正的利益和权力摆在他眼前的时候,他投机主义者和野心家的内心展露无遗。

    我们看过“人生自古谁无死”的文天祥,知晓“天风浪浪,饮之太和”的朱德,便下意识给人带上了一层英雄面具。

   但墨索里尼和这些人都不一样,他彻彻底底地背叛了自己曾经信奉的一切原则,面对反动势力抛出的橄榄枝,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,因为这是他重新走上高位最现实、最快捷的方式。

   放眼今朝,今日之中国仍欣欣向荣,生机勃勃。乘着时代的大浪,我们有信心、有能力去建设好自己的祖国,传承和弘扬社会主义。但在与此刻仍存的单边主义,霸权主义作斗争的同时,我们难道不该注意身边类似“墨索里尼”这样的投机主义者吗?

   我坚信,握紧的拳头比空心的铁球更有力量,因为那是团结的力量。我们的生活中或许会面对许多崇洋媚外者,或如最近网络流行的“公知”“神神”之流。这些“墨索里尼”们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,造成潜在的威胁。而这一切,正需要我们去努力拔高自身,去从精神上强大自己,毁灭这些“墨索里尼”们。

   很抱歉,我们的生活中仍有“墨索里尼”;

   很高兴,我们警惕到了这些“墨索里尼”。

   值此国庆,写此文章,与君共勉。

 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8-2021 大同一中文明校园网

晋ICP备17004866号